新银河娱樂城

高中语文全国专用精准刷题(3读+3练)—文言语段翻译(附电子版)

  沈传师,字子言。材行有余,能治《春秋》,工书,有楷法。少为杜佑所器。贞元末,举进士。时给事中许孟容、礼部侍郎权德舆乐挽毂士,号

  传师性夷粹无竞,更二镇十年,无书贿入权家。初拜官,宰相欲以姻私托幕府者,传师固拒曰:“诚尔,愿罢所授。”治家不威严,闺门自化。兄弟子姓,属无亲疏,衣服饮食如一。问饷姻家故人,帑无储钱,鬻宅以葬。(节选自《书·沈传师传》,有删改)

  种谊,字寿翁。熙宁中,兄古入对,神宗问其家世,命谊以官。从高遵裕复洮、岷,又平山后羌,至熙河副将。元祐初,知岷州。鬼章诱杀景思立,后益自矜,大有窥故土之心,使其子诣宗哥请益兵入寇,且结属羌为内应。谊刺得其情,上疏请除之。诏遣游师雄就商利害,遂与姚兕合兵出讨。羌迎战,击走之,追奔至洮州。谊亟进攻,晨雾蔽野,跬步不可辨。谊曰:“吾军远来,彼固不知厚薄,乘此可一鼓而下也。”遂亲鼓之。有顷,雾霁,先登者已得城,鬼章就执。谊倜傥有气节,喜读书。莅军整严,令一下,死不敢避;遇敌,度不胜不出,故每战未尝负败。岷羌酋包顺、包诚恃功骄恣,前守务姑息,谊至,厚待之。适有小过,叱下吏,将置法。顺、诚叩头伏罪,愿效命以赎。乃使输金出之,群羌畏惕。及洮州之役,二人功最多。(节选自《宋史·种谊传》,有删改)

  郭宗皋,字君弼,福山人。嘉靖八年进士。擢御史。十二年十月,星陨如雨。未几,哀冲太子薨,大同兵乱。宗皋劝帝惇崇宽厚,察纳忠言,勿专以严明为治。帝大怒,下诏狱,杖四十释之。

  二十三年十月,寇入万全右卫,抵广昌,列营四十里。顺天巡抚殊方下狱,擢宗皋右佥都御史代之,寇已去。宗皋言:“密云最要害,宜宿重兵。乞敕马兰、太平、燕河三屯岁发千人,以五月赴密云,有警则总兵官自将赴援。居庸、白杨,地要兵弱,遇警必待部奏,不能及事。请预拟借调之法,夸建昌三屯军,平时则协助密云,遇警则移驻居庸。”俱报可。久之,宗皋闻敌骑四十万欲分道入,奏调京营、山东、河南兵为援。已竟无安,坐夺俸一年。故事,京营岁发五军诣蓟镇防秋。宗皋请罢三军,以其犒军银充本镇募兵费。又请发修边余银,增筑燕河营、古北口。帝疑有侵冒,令罢归听勘。既而事得白。(节选自《明史·郭宗皋传》,有删改)

  吴挺,字仲烈,以门功补官。高宗问西边形势、兵力与战守之宜,挺占对称旨,超授右武郎、浙西都监兼御前祗侯,赐金带。绍兴三十一年,王师既复秦州,金将合喜孛堇以兵来争,已而南市城贼亦掎角为援,转战竟日。挺令前军统制梅彦麾众直据城门,众弗喻,彦亦惧力不敌。挺督之,彦出兵殊死战,挺率背嵬骑尽易黄旗绕出敌后,凭高突之。敌哗曰:“黄旗儿至矣!”遂惊败。挺不自为功,状彦第一,士颇多之。璘亦引嫌,并匿其功。

  挺少起勋阀,弗居其贵,礼贤下士,虽遇小官贱吏,不敢怠忽。拊循将士,人人有恩。璘故部曲拜于庭下,辄降答之。即失律,诛治无少贷。璘尝对孝宗言,诸子中惟挺可任。孝宗亦曰:“挺是朕千百人中选者。”岁时问劳不绝,被遇尤深厚。光宗赐内府珍奇,以示殊礼。论曰:挺累从征讨,功效甚著,有父风矣。(节选自《宋史·吴挺传》,有删改)

  王猛,字景略,北海剧人也。少游于邺都,时人罕能识也。惟徐统见而奇之,召为功曹,遁而不应。遂隐于华阴山。怀佐世之志,敛翼待时,候风云而后动。桓温入关,猛被褐而诣之,谈当世之事,扪虱而言,旁若无人。温察而异之。及坚僭位,以猛为中书侍郎。俄入为丞相,猛宰政公平,流放尸素,拔幽滞,显贤才,外修兵革,内崇儒学,劝课农桑,教以廉耻,无罪而不刑,无才而不任。坚尝从容谓猛曰:“卿夙夜匪懈,忧勤万机,若文王得太公,吾将优游以卒岁。”其见重如此。(选自《晋书·王猛传》)

  刘矩,字叔方,沛国萧人也。叔父光,顺帝时为司徒。矩少有高节,以父叔辽未得仕进,遂绝州郡之命。太尉朱宠、太傅桓焉嘉其志义,故叔辽以此为诸公所辟,拜议郎,矩乃举孝廉。

  延熹四年,代黄琼为太尉。琼复为司空,矩与琼及司徒种暠同心辅政,号为贤相。时,连有灾异,司隶校尉以劾三公。尚书朱穆上疏,称矩等良辅,以言殷汤、高宗不罪臣下之义。帝不省,竟以蛮夷反叛免。后复拜太中大夫。(选自《后汉书·循吏列传六十六》,有删改)

  谢让字仲和,颍昌人。大德间,诏立陕西行御史台,以让为都事,凡御史封章及文移,其可否一决于让。入为中书省右司都事,迁户部员外郎。时东胜、云、丰等州民饥,乞籴邻郡,宪司惧其贩鬻为利,闭其籴,事闻于朝。让设法立禁,闭籴者有罪,三州之民赖以全活者甚众。让上言:“古今有天下者,皆有律以辅治。堂堂圣朝,讵可无法以准之,使吏任其情、民罹其毒乎!”帝嘉纳之。乃命中书省纂集典章,以让精律学,使为校正官,赐青鼠裘一袭、侍宴服六袭。(选自《元史·谢让传》)

  谯周字允南,巴西西充国人也。后主立太子,以周为仆,转家令。时后主颇出游观,增广声乐。周上疏谏曰:“昔王莽之败,豪杰并起,跨州据郡,欲弄神器,于是贤才智士思望所归,未必以其势之广狭,惟其德之薄厚也。是故于时更始、公孙述及诸有大众者多已广大,然莫不快情恣欲,怠于为善,游猎饮食,不恤民物。”

  景耀六年冬,魏大将军邓艾克江由,长驱而前。后主使臣群会议,计无所出。或以为蜀之与吴,本为和国,宜可奔吴;或以为南中七郡,阻险斗绝,易以自守,宜可奔南。惟周以为:“自古以来,无寄他国为天子者也,今若入吴,固当臣服。且政理不殊,则大能吞小,此数之自然也。由此言之,则魏能并吴,吴不能并魏明矣。等为小称臣,孰与为大?再辱之耻,何与一辱?且若欲奔南,则当早为之计,然后可果。今大敌以近,祸败将及,群小之心,无一可保,恐发足之日,其变不测,何至南之有乎?”于是遂从周策。刘氏无虞,一邦蒙赖,周之谋也。(摘编自《三国志·杜周杜许孟来尹李谯郤传》,有删改)

  1.(1)许孟容说:像你这样的人才,可以让我急于求贤前去见你,不能让你因为旧交前来见我。(得分点:急贤诣旧,句意通顺)

  (2)起初被授予官职时,宰相想把姻亲私下托付他安排在幕府里,沈传师坚决拒绝说:如果真这样,希望辞去所授官职。(得分点:固诚尔,句意通顺)

  沈传师,字子言。才智德行有余,能研究《春秋》,擅长书法,楷书有法度。年少时被杜佑器重。贞元末年,考取进士。当时给事中许孟容、礼部侍郎权德舆乐于举荐士人,号称权、许。权德舆在许孟容面前称赞沈传师,许孟容说:他是我老朋友的孩子,为什么不来拜访我?沈传师前往拜见,道歉说:长辈教导我,如果考中,再劳烦您举荐,所以不敢进见。许孟容说:像你这样的人才,可以让我急于求贤去见你,不能让你因为旧交前来见我。最终及第。

  沈传师性情平和纯正,不逐权利,历任两镇十年,没有私信书、钱财送入豪门贵族。起初被授予官职时,宰相想把姻亲私下托付他安排在幕府里,沈传师坚决拒绝说:如果真这样,希望辞去所授官职。治家不严厉,家人自然得到教化。兄弟子孙,家属无论亲近疏远,衣服饮食都一样。把钱财赠送给姻亲旧友,库房没有储蓄的钱财,家人只好卖掉宅子来安葬他。

  2.(1)我军远来,敌人本来不知道实力的强弱,我军趁这大雾可以一鼓攻下。(得分点:固厚薄下,乘此可一鼓而下也补出主语我军,句意通顺)

  (2)他们刚好有小过失,种谊叱令下放交给吏员治罪,将依法惩处他们。包顺、包诚磕头认罪,情愿效命来赎罪。(得分点:适下置法伏罪赎,句意通顺)

  种谊,字寿翁。熙宁年间,兄长种古入见皇帝,神宗问他的家世,授予种谊官职。种谊跟随高遵裕收复洮州、岷州,又平定山后羌族人,官至熙河副将。元祐初年,种谊任岷州知州。鬼章诱杀景思立,后来更自恃强大,大有窥测旧地之心,叫他儿子到宗哥那里请求增兵入侵,并且勾结降附的羌族人为内应。种谊刺探到他的情况,上疏请求除掉鬼章。皇帝下诏派游师雄到种谊那里商议得失,就和姚兕合兵出去征讨。羌族人迎战,种谊把他们打退,追击逃兵到洮州。种谊赶快进攻,早上大雾掩盖山野,半步路就看不清。种谊说:我军远来,敌人本来不知道实力的强弱,我军趁这大雾可以一鼓攻下。他就亲自击鼓进军。一会儿,雾散了,先登上的人已经攻克了城池,鬼章被抓住。种谊倜傥而有气节,喜欢读书。治军严正,命令一下,虽死他不逃避;遇到敌人,估量打不胜就不出战,所以每次战斗从未失败。岷州羌族酋长包顺、包诚恃功骄纵,前任太守一味姑息,种谊到任,待他们很优厚。他们刚好有小过失,种谊叱令下放交给吏员治罪,将依法惩处他们。包顺、包诚磕头认罪,情愿效命来赎罪。他们便叫人交罚金释放,众羌人害怕而服从了。到洮州之役时,包顺、包诚二人的功劳最多。

  3.(1)郭宗皋劝说皇帝推崇(崇尚)宽容敦厚,认真考查采纳忠诚的言论,不要只是把严明作为治理的标准。(得分点:崇察纳以……为,句意通顺)

  (2)皇帝怀疑他有侵夺冒领之嫌,命令罢职回来听候调查。不久事情真相得以查清楚。(得分点:侵冒勘白,句意通顺)

  郭宗皋,字君弼,是福山人。嘉靖八年的进士。提拔为御史。嘉靖十二年十月,星像下雨一般陨落。没过多久,哀冲太子(明世宗朱厚熜皇太子朱载基,追封为哀冲太子)去世,大同军队发生动乱。郭宗皋劝说皇帝推崇(崇尚)宽容敦厚,认真考查采纳忠诚的言论,不要只是把严明作为治理的标准。皇帝大怒,下诏入狱,打四十大板释放了他。

  二十三年十月,敌寇攻入万全右卫,抵达广昌,布列大营四十里。当时顺天巡抚刚被关入监狱,朝廷提拔郭宗皋以右佥都御史的身份代替他,敌寇已经离去。郭宗皋上书说:密云是最要害的地方,应该设置重兵把守。请求敕命马兰、太平、燕河三军镇每年发千人戍守,在五月奔赴密云,有警报总兵官就亲自带兵赴援密云。居庸、白杨,地理重要兵力薄弱,遇到警情一定等待上奏部里批复,不能及时处理。请求预先拟定好借调的法令,命令建昌三镇之军,平时就协助密云防务,遇到警情就移兵驻守居庸。全都回复可以。过了很久,郭宗皋听说敌人四十万骑兵想要分道进入,上奏调派京营、山东、河南军队做后援。已经准备完毕却没有发生,被处罚剥夺一年俸禄。按照惯例,京营每年调发五军到蓟镇执行秋天防务。郭宗皋请求停止调拨三军,用犒劳军队的饷银补充本镇招募军队的费用。又请求调发修边剩余的银两,增加修筑燕河营、古北口。皇帝怀疑他有侵夺冒领之嫌,命令罢职回来听候调查。不久事情真相得以查清楚。

  4.(1)宋军收复秦州后,金将合喜孛堇带兵来争夺,不久南市城的贼寇也与合喜孛堇形成掎角之势作为援兵,整日辗转作战。(得分点:既已而掎角竟日,句意通顺)

  (2)如果违犯军纪,责罚治罪不予宽恕。吴璘曾经对孝宗说,几个儿子当中只有吴挺最可信任。(得分点:即失律治贷,句意通顺)

  吴挺,字仲烈,因为家门的功劳而补任官职。高宗询问他西部边境的形势、兵力与作战守备事宜,吴挺的应对符合高宗的心意,高宗越级授予他右武郎、浙西都监御前祗侯,赐金带。绍兴三十一年,宋军收复秦州后,金将合喜孛堇带兵来争夺,不久南市城的贼寇也与合喜孛堇形成掎角之势作为援兵,整日辗转作战。吴挺命令前军统制梅彦指挥士兵径直占据城门,众人不明白他的用意,梅彦也害怕打不过敌人。吴挺督促他,梅彦才出兵殊死战斗,吴挺率领背嵬军骑兵将旗帜全部换成黄旗绕到敌人背后,凭借高处冲击敌人。敌人哗然乱叫:黄旗军到了!于是惊慌败逃。吴挺不认为是自己的功劳,上奏梅彦功劳第一,士众都赞赏他的做法。吴璘也为避免嫌疑,一并隐瞒吴挺的功劳。

  吴挺少年起身于功臣家门,但他从不因此而自觉显贵,能礼贤下士,即使遇到地位低的小官,也不敢怠慢轻视。抚恤士卒,人人得到他的恩德。吴璘的旧部下在庭阶拜见他,吴挺总是走下台阶回拜。如果违犯军纪,责罚治罪不予宽恕。吴璘曾经对孝宗说,几个儿子当中只有吴挺最可信任。孝宗也说:吴挺是朕从上千人中挑选出来的。朝廷每年对吴挺的慰问不断,吴挺受到的恩遇很深。光宗赐给吴挺内宫的珍奇宝物,以表示对他的特殊礼遇。论曰:吴挺多次随从征讨,功劳非常显著,有他父亲吴璘的风范。

  5.(1)桓温入关的时候,王猛穿着粗布衣服去拜见他,谈论天下的大事,边捉虱子边谈,好像旁边没有人似的。(得分点:被诣扪,整句句意通顺)

  (2)王猛治理政事公平,流徙放逐了不尽职的官员,提拔隐居而未被任用的人才,重用贤能的人才,对外加强军备,对内崇尚儒学,鼓励督促百姓从事耕织。(得分点:宰尸素拔幽滞劝课,整句句意通顺)

  王猛,字景略,是北海郡剧县人。王猛年轻的时候到邺都游历,当时很少有人能赏识他。只有徐统见到他认为他很奇特,召他做功曹,他逃避没有应召。于是隐居在华阴山。王猛胸怀辅佐帝王创业的大志,收敛了羽翼等待时机,观察形势然后行动。桓温入关的时候,王猛穿着粗布衣服去拜见他,谈论天下的大事,边捉虱子边谈,好像旁边没有人似的。桓温看着他,觉得他是个奇才。到了苻坚登上皇位,任命王猛做中书侍郎。不久,(王猛)入朝担任宰相,王猛治理政事公平,流徙放逐了不尽职的官员,提拔隐居而未被任用的人才,重用贤能的人才,对外加强军备,对内崇尚儒学,鼓励督促百姓从事耕织,进行正直和知耻的教育,没有人有罪却不被刑惩的,没有人有才却不被任用的。苻坚曾经悠然地对王猛说:你日夜勤劳,毫不怠惰,为日常纷繁的政务担忧、辛劳,有了你,我就如周文王得到了姜太公一样,将可以终年悠闲自得了。王猛就是如此地被看重。

  (2)尚书朱穆向皇帝上书,称颂刘矩等人都是贤良的辅臣,来言明殷汤、高宗不治罪臣下的高义。(得分点:称良辅罪)

  刘矩,字叔方,沛国(当时汉朝郡国并行,这是一个封国的名字)萧县人。他的叔父刘光,在汉顺帝时官拜司徒。刘矩少年有很高的节气,认为叔叔刘辽还没入仕,所以回绝州郡官员(让他出仕)的命令。太尉朱宠、太傅桓焉称赞他的心意、合宜的行为,这就是他的叔叔刘辽为诸公所征召的原因,(刘辽被)授给议郎的官职,刘矩这才(同意)被举为孝廉。

  刘矩渐渐升迁为雍丘县令,他用礼教教化当地民众,那些不懂得孝道和仁义的人,都被感动醒悟而自我改正。刘矩在雍丘县为官四年,后来因母亲去世而辞官回去。

  延熹四年,刘矩代替黄琼为太尉。黄琼复官担任司空,刘矩和黄琼、司徒种暠同心辅政,被人们称为贤相。这时,天下接连有灾或异常的事发生,司隶校尉借此弹劾刘矩和黄琼、司徒种暠三人。尚书朱穆向皇帝上书,称颂刘矩等人都是贤良的辅臣,来言明殷汤、高宗不治罪臣下的高义。皇帝不省悟,最终用蛮夷反叛的罪名将刘矩罢免了。后来又再次授官刘矩为太中大夫。

  7.(1)谢让为此设立了法禁,规定禁止从邻郡买粮食者有罪,这使三州的很多人民因此而得以保全生命。(得分点:籴赖,补足谓语规定,大意对)

  (2)堂堂圣朝,怎么能没有法律来作为治理的准则,使官吏任其性情,人民遭受他们的毒害呢!(得分点:讵任罹,大意对)

  谢让字仲和,颍昌人。大德年间,诏令设立陕西行御史台,以谢让为都事,凡御史奏章及公文,其可否全由谢让决定。又召入朝为中书省右司都事,升任户部员外郎。当时东胜、云、丰等州的百姓饥荒,乞求在邻郡买入粮食,宪司担心这样会造成贩卖牟利的结局,禁止买卖,将此事上报给朝廷。谢让为此设立了法禁,规定禁止从邻郡买粮食者有罪,这使三州的很多人民因此而得以保全生命。谢让上奏章说:古今统治天下者,皆有法律辅助治理。堂堂圣朝,怎么能没有法律来作为治理的准则,使官吏任其性情,人民遭受他们的毒害呢!皇帝赞赏地接受了他的意见。于是命中书省纂集典章,因为谢让精通法律之学,就委派他任校正官,赏赐给他青鼠裘衣一套、侍宴服六套。

  8.(1)然而他们都放纵情欲,懒得修德施仁,整天游猎吃喝,而不怜惜百姓的财物。(得分点:恣怠恤,语意通顺)

  (2)同样是做小称臣,哪比得上向大国称臣?与其遭受两次屈辱,哪比得上忍受一次屈辱?(得分点:小再何与,语意通顺)

  谯周,字允南,是巴西郡西充国人。后主刘禅立太子,让谯周服侍太子,后调任为家令。当时后主常常外出游玩,增加供奉音乐的人数。谯周上疏进谏道:先前王莽败亡,群雄一起举事,占据州郡,都想称霸一方,于是贤能的人才聪明的士人纷纷选择归附自己所仰望的人,不一定看那人的势力和地盘的大小,只看他的德行厚薄。所以当时的更始帝刘玄、公孙述及其他拥有大批军队的人,多数都已占有广大的土地,然而他们都放纵情欲,懒得修德施仁,整天游猎吃喝,而不怜惜百姓的财物。

  景耀六年冬,魏国大将军邓艾攻占江由,长驱直入。后主刘禅召集群臣讨论对策,无人能想出妙计。有人认为蜀国与吴国,本为友盟,可以投靠吴国;有人认为南中七郡,陡峭险阻,容易守御,可以南奔。只有谯周认为:自古以来,没有寄依别国而做天子的事,现在如果投奔吴国,一定要臣服吴国。而国家的政令和伦理不同,大的能够吞并小的,这是自然规律。从这一点看,魏国能够吞并吴国,而吴国却不能吞并魏国,这是很明白的事。同样是做小称臣,哪比得上向大国称臣?与其遭受两次屈辱,哪比得上忍受一次屈辱?再说如果投奔南中七郡,就应该早作准备,然后才能有所凭依。现在大敌当前,灾祸失败将要到来,手下人的心志,没有一个可以保证不改变,恐怕出发的那一天,就会发生不测之变,还能等到您到南中七郡吗?于是后主听从谯周的建议。刘姓平安无事,整个蜀国也因此而完好,都得力于谯周的谋划。

上一篇:促织甚微细哀音何动人。

下一篇:促织_诗词_百度汉语